中央美術學院九大美院

訪問量:420萬+
教育部直屬

國標代碼10047
所 在 地北京
院校特性教育部直屬
院校隸屬教育部
學歷層次本科
辦學類型學院
院校類型藝術
開設專業動畫 美術學 繪畫 雕塑 攝影 書法學 中國畫 視覺傳達設計 環境設計 產品設計 服裝與服飾設計 數字媒體藝術 實驗藝術 建筑學
網站地址http://www.cafa.edu.cn
咨詢電話010-64771056
院校地址北京市朝陽區花家地南街8號

九大美院

  • 廣州美術學院
  • 湖北美術學院
  • 魯迅美術學院
  • 四川美術學院
  • 天津美術學院
  • 西安美術學院
  • 中國美術學院
  • 中央美術學院
  •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紀念丨為師為藝,篤誠人生——深切緬懷李宏仁先生

  • 中央美術學院
  • 2020-07-05

2013年8月29日,李宏仁先生在“李宏仁石版教學研究展”開幕現場 徐新立/攝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版畫家、中共黨員,中國石版畫奠基人李宏仁先生于2020年7月2日17點21分于北京離世,享年89歲。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范迪安為李宏仁先生題寫挽聯

丨李宏仁生平

2018年,李宏仁先生在家中 林彤/攝

李宏仁是我國著名版畫家,曾任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石版工作室主任,歷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版畫家協會會員。

 

1931年生于北京。1948年于北京四中初中畢業,后進入天津省立工學院高中就讀。1949年平津解放后,回到北京休養身體,到北京團委出版的刊物社負責畫圖工作。

1948年李宏仁在北京四中畢業時

1950-1953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與靳尚誼、詹建俊、蔡亮等一起成為繪畫系第一批學員,師從徐悲鴻、蔣兆和、彥涵、李樺等先生。

李宏仁大學時代,由左至右依次是:戚單,陳小南,王琦,李樺,李宏仁,蔡亮,蒲以莊

1953-1955年在中央美術學院讀研究生時期

1953-1955年,就讀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讀研究生期間開始了石版畫技術的研究和創作。1954年開始任教,教授素描課等基礎課程,同時受李樺先生之命“進入石版畫”,開始深入考察民間石印作坊,籌建石版專業教學體系。選定陳立夫著《平版印刷術》,張安治著《石版畫技法研究》作為石版專業教學兩本參考書。1955年研究生畢業留校任教。開創石版畫專業課程,建立中央美術學院石版畫工作室,任石版畫工作室主任。

1954年開始石版教學,部隊來參觀時,李宏仁先生講課中

1964年美院職工演出話劇“劍桿河邊”,演出后合影,二排左三為李宏仁

1966年李宏仁在幾內亞

1966-1967年,由周恩來總理批示,總理辦公廳的主任李一氓親自談話后,委派其赴幾內亞為援建十月二日大會堂設計并制作大型壁畫《和平·自由·勞動》。

1972年在斯里蘭卡,接受班達拉奈克夫人接見

1972-1973年,由外貿部陳慕華部長委派下屬通知,赴斯里蘭卡為班達拉奈克國際會議大廈設計制作大型壁畫《美麗富饒的斯里蘭卡》。

1983年與王宏建先生赴英考察,拍攝于藝術家工作室

1981年當選全國三版展主席。1981-1982主持研制SYAI型藝用石版印刷機,獲文化部科技進步獎。1983年赴英國考察交流,并創作了一批版畫作品。1984年任三版研究會會長。1987 評為院系“教書育人、服務育人先進工作者”。1990年與謝天研制藝用石版印刷機及磨版機,獲文化部頒發“促進文化科學技術進步工作中作出重大貢獻”三等獎。1994年領受由國務院向突出貢獻專家頒發政府特殊津貼。1996年獲魯迅版畫獎。

1990年李宏仁為學生上石版專業課

李宏仁和李樺先生在老美院陳列館

與石版工作室技師謝天,系秘書張博琪在老美院U字樓工作室

 

1991年李宏仁畫素描 翁乃強/攝

 

2013年“李宏仁石版教學研究展”開幕式合影

2017年4月在家中畫寫生

丨談藝錄:我的素描與石版

自少年習藝入中央美院,受徐悲鴻先生及諸大師教誨,崇天然,師造化,嚴造型,勤習之。受教于法,感悟于諸師之諄諄,未嘗懈怠。堅練之,隨有所得,獲有意與無意之境。熟練之,不停于手,所畫皆形,作畫者所視,存于心,捕其神,擇要害,選其精,成畫神韻內涵自具,心動于似與不似之間,則一畫生。如線括墨染內力自蘊其中,運握工具雖非筆墨,于所造型中如筆墨游刃,隨精神操腕之功得矣。

 

后受命專心研習石版畫,探石版之畫技奧秘,窮石版之畫藝淵源,見習諸法。初做石版畫技巧手法簡單,求粗放,后工藝技巧益臻完善,達于精微。制作運用諸多工藝,感此畫種成其制作,其性變幻,具可控與非可控隨意間,特異精微,不可刻意限定求之。造型之法與石版技藝兩者難求其全。努力不懈,堅之時日,思路擴展,自得其妙。我之作品,與世通達,寫實為本,籍物抒情,受教情真意切,以情見物,所繪功力須見物見情,物之造型其功力深,其情也真,其情也深,受教為此追尋之,不達則追尋不止,樂此不疲。作畫功力終與石版精微技法匯融,易趣相得益彰,每幅作品回想品味,歷歷在目,或纖細或淡雅如春風明媚,或濃艷或放達如心胸闊展,頓感其音韻節奏,筆墨亦增風骨。原造型筆墨之發展,功力之積蓄,益增添其走向趨勢,達于得心應手,漸得其道。展示數幅,多色彩,間有東方筆墨韻味。石版運作,工序艱辛,親歷其難,每幅堅持完成全過程。所成作品,愿能盡與欣賞者以歡愉。

李宏仁

1999.12

李宏仁臨摹版畫作品,35cmx42cm,石版,1958年-1960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李宏仁臨摹作品,31cmx42cm,石版,1958年-1960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丨李宏仁先生的大智慧

譚權書

《趙一曼》,52cmx34cm,石版畫,1981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1957年夏,我考入中央美院版畫系,一年級由黃永玉先生教授木刻,二年級李宏仁和蒲亦莊先生教石版畫。這時石版工作室正在籌建期,工具簡單、老舊,材料缺乏,上課時李先生和同學一起磨石版,腐蝕、印刷、親自示范,班上有十來個同學,他圍著大圍裙,忙前忙后的跑來跑去。作業要求每人畫張風景,我和兩個同學在印刷時都出現問題,雖是按工序一步步的走,結果還是出現“白版”印不出來,一頭大汗也找不出原因,最后重畫一張。給我的印象,石版畫技術環節多,未知數多,是難掌握的畫種。三年級選修專業時我報了木版畫,班上四位同學修了木版畫。

 

在王府井校尉胡同的老美院校園里,版畫系處在學校的最深處,灰色的墻都是磨磚對縫的十分堅固。在U字樓的北邊有三排平房,前兩排是雕塑系,最后一排是版畫系。這是清代故宮東側近衛軍的兵營,校尉胡同由此得名,木刻工作室在西頭的倒數第二間房,頂頭上的就是石版工作室。六十年代初,國家處在三年困難時期,大躍進的熱潮已過,學校講勞逸結合,國、油、版、雕各系,到了晚上,版畫系燈火明亮,夜貓子不少,我是其中之一,功課做到夜兩三點是常事。石版工作室李宏仁先生的燈光也是常亮著,我回宿舍睡覺前,總會敲他的門,說一聲:“李先生該休息啦!”李先生回答:“就回啦!”。他鉆研石版畫有種鍥而不舍的精神,在當時的央美青年教師中,他是最勤奮、最刻苦的一位,給我極深的印象。

 

1974年我從附中調回院部,其中又經歷了開門辦學,唐山大地震許多事,到1980年前后美術學院的教學體制開始恢復,版畫系工作室建設重新上馬,各工作室從完善到復興,到進入鼎盛的時期,大致用了十年的時光。隨著改革開放,工作室硬件器物的充實齊備,逐步推進到教學意識,觀念的轉型,在老一代教授們的指導下,第三代版畫家們稱為這一時期的頂梁柱,木、石、銅、絲網、插圖等各專業齊頭發展,構成新的教學體系,可謂群星燦爛。1985年左右開始,央美版畫系進入新的黃金期,(第一黃金期在1958年前后)全系教師隊伍步伐齊整,是代表了新時期潮流的大陣容。繼五十年代的傳統,版畫系第二輪成為全國高等美術院校教師提高和輪訓的基地,大批培養了新一代青年教師,為推動中國版畫教育體系的進步做出歷史性的貢獻。各工作室的示范作用,就是中國版畫教育的樣板。李宏仁先生主持的石版工作室,就是優秀的工作室之一。

《石版工作室》,29.5cmx15cm,石版畫,1982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八十年代初,美院開始實行職稱制,在討論李宏仁先生職稱時,他出示了自己的石版畫作品,并指出現在可以解決石版畫創作中各環節技術上的任何問題,印出精美版畫,并形成了自己的科學教學法。有教員質疑李先生創作不夠多。當時主持評定的李樺先生表示不支持這種意見。他批評美院長期以來有一些人重創作輕視教學,并形成一種小氣候。教員必須重視創作,但創作和教學比,教學是第一位的。教師要有責任心,立志高遠,不能隨波逐流。在絕大多數教員的支持下,李宏仁被評為副教授。李宏仁對石版畫的熱愛,不是一時的沖動,而是數十年一貫的堅持。他的付出絕非是畫幾張創作可比的。是日以繼夜的在失敗中摸索的成果。他的犧牲精神,就表現在對石版畫種種細節的反復和韌性的操作中。

 

通過實踐積累知識,不只是從書本上得到的,而是自我認知的秘笈,是書本上講不清和無法展示的東西。最后將這些真知,誠實無保留的傳授給他的學生們。他的突破沒有驚天動地的口號,而是像蠶食桑葉那樣步步前進,從最微小處入手,因為石版畫成敗決定于每個細節,細節一敗全盤皆輸。李先生的選擇是及其難得的,李先生奮斗的理想,在吳長江、蘇新平、李帆、李曉林、徐宇、韋嘉等一批批學生們的身上具體的獲得展現,他們的石版畫創作在國內外版畫大展中獲得優異成績,實現了快速超越性的發展,將央美石版畫創作的藝術水準推向了前沿高度。

 

李宏仁先生創作具有的特點,很引人注意,他從創作開始到完成,客觀地表現了他教學層面的探索,要求學生做到的他先做到,并有鮮明的審美指向,往往起到了精美范畫的作用。如果說《松鼠》表現的黑白石版畫細膩、豐富的色調,精微的刻畫,而《趙一曼烈士像》則展示了彩色石版畫的魅力。

 

李宏仁先生的《趙一曼烈士像》塑造了端莊、溫雅,而內心無比堅定的女英雄形象,品味很高,是公認的很成功的作品,這是多年來李先生對石版畫套色難題攻堅的成功。把有限的色版疊印發揮到極致,保持多種色彩顆粒的獨立性,掌握畫面柔美和微妙的過度變化,這是李宏仁先生追求的藝術格調?!摆w一曼烈士像”是他第二創作階段的代表性作品,在中國石版畫史中具有重要的意義。

《石版工作室》,27.5cmx38.5cm,石版畫,1993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九十年代末,王府井校尉營老美院遷校,搬到東郊器件二廠,在推土機的轟鳴中,校舍被推平,版畫系,石版工作室,李先生操勞過半個世紀的地方沒有了。李先生也在當年宣告退休,一切都成為歷史,成為記憶了。

 

李宏仁先生面對名利金錢的時代,他甘愿過著清貧的生活,坐冷板凳。面對浮躁的現實,他堅持了寂寞之道,因為李先生有著一般人難以理解的大智慧,有一雙過硬的肩膀可以擔當道義。李宏仁先生是央美版畫有突出貢獻的,有責任心,最稱職最優秀的教授之一。

 

我敬佩李宏仁先生。

丨紀念我的老師李宏仁先生

蘇新平

《童年》,45cmx34cm,石版畫,1981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夜里傳來李宏仁先生去世的噩耗,悲痛之情難以平復。唯有將思緒付諸筆端,表達我對恩師的緬懷和永遠的敬意。

上世紀三十年代以來,中國新興木刻運動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在完成特定歷史使命的同時,也面臨著如何完善版畫專業版種拼圖的問題。尤其是1950年代以中央美院版畫系的建立為標志,高校版畫教育體制中亟需開設石版畫專業,這樣的歷史重擔就落到了李宏仁先生身上。在當年一窮二白的情況下,李先生隱忍負重,以一人之力創造了石版畫在建國以來中國美術史中的全新角色,留下了《趙一曼》、《童年》等經典作品;并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石版畫藝術家。

李宏仁先生是開啟我石版畫創作之路的重要領路人。在他身上,工程師般的嚴謹與藝術家的敏銳不可思議地結合在一起。我記得讀研究生期間,無論我在石版畫制作過程中遇到任何細節問題,李先生并不急于告訴我答案,而是通過暗示、啟發等手段,使我從“被動挨打”的境遇中學會冷靜分析,從而找到自己的解決方案。事實證明,這種經過嚴苛的意志力考驗最終實現自我突破的做法,正是他以鮮明的個性、態度和氣質讓學生提高藝術領悟力的有效方式,并由此奠定了中央美院版畫系石版畫教學的傳統基礎。

李宏仁先生的藝術人生代表了中國版畫現代化過程中無法逾越的重要篇章。由于受當時經濟條件的制約,石版畫教學在國內的起步尤其艱難。為了能讓學生感受到石版畫豐富的藝術魅力,李宏仁先生不僅親自到全國各地的印刷廠、私人作坊搜羅合適的石版設備,更以無比堅韌的實驗精神,數十年來不厭其煩地對材料設備進行改良、調校,在為世人帶來驚喜的同時,也不斷夯實著中國民族版畫在世界版畫藝術之林中的沃土根基。

培根育德,閎約深美。李宏仁先生樸實低調的為人、執著守誠的藝術理念,以及為了版畫事業奉獻一生的堅毅品質,將永遠激勵著我們實現更美好的愿景。

李宏仁先生千古!

丨李宏仁先生部分作品

《 男子頭像》,27.5cm×19.7cm,紙上炭筆,1953年,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草垛》,88cmx65.5cm,石版畫,1960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稻田》,27cmx39cm,石版畫,1963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少女像》,54.5cmx39.5cm,石版畫,1981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湖邊小船》,56cmx76.5cm,石版畫,1983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我的英國朋友像》,56cmx76.5cm,石版畫,1983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陽光》,56cmx76.5cm,石版畫,1984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旭日東升》,79cmx54.5cm,套色石版,1984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女人體》,28.5cmx38cm,石版畫,1988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陽光下的紫葉》,79cmx57.5cm,石版畫,1990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

《綠蔭》,29cmx38cm,套色石版,1994年

資料圖由李宏仁先生家屬提供

宣傳部 孫文 宋曼青/編

2020年7月5日

  • 標簽

評論

暫無評論

留言評論

大乐透幸运选号彩乐乐